每日經濟新聞
電商零售

每經網首頁 > 電商零售 > 正文

快遞員當團長、順豐“不包郵” 豐伙臺低調內測背后:王衛零售心不死?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1-20 23:35:24

◎順豐搭“臺”:“小哥”成首批團長 社區自提暫未開放

◎零售之心不死:王衛再造順豐商業版圖?

◎快遞公司密集入局 “小哥”能否逆襲“寶媽”?

◎“九不得”新規下 社區團購競爭格局將如何生變?

每經記者 趙雯琪    每經實習記者 王郁彪    每經編輯 王麗娜    

順豐在商業領域的新產品終于來了。

1月19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微信小程序搜索到順豐近日低調上線的小程序“豐伙臺”,在該平臺上,用戶可以直接下單購買新鮮水果、米面糧油等商品。

對此,順豐方面回應稱,“豐伙臺”系豐農科技打造的城鄉供應鏈綜合服務平臺,依托豐農產地端農服中心布局,構建農產品上行、工業品下行雙向流通渠道,為社區店提供生鮮/快消品B2B采銷、社區營銷工具、快遞共配等賦能服務,目前平臺正在運營測試中。但是與此同時,對于上線測試“豐伙臺”是否意味著順豐開始布局社區團購領域,順豐方面予以否認。

一直以來,順豐在商業領域動作不斷。此前,順豐曾通過“嘿客”“順豐優選”等項目進行過社區商業領域的嘗試,但都以失敗告終。如今低調上線測試的“豐伙臺”,雖然官方未將其定位成當下依然競爭火熱的社區團購產品,但是無論是快遞小哥作為團長的設定,還是社區與農產地的直接連接,其與社區團購的聯系都讓業內浮想聯翩。

自社區團購成為過去一段時間最熱的風口以來,快遞末端與社區團購提貨點分布的天然契合性也吸引著大量快遞公司嘗試入局。早在2019年,中通快遞集團旗下中通商業曾戰略投資社區團購平臺搜農坊,而在去年12月,中通宣布與來依份合作,共同探索社團新零售等業務。

如今,隨著“九不得”新規的出臺,在引導社區團購業態更規范的同時,也讓場上的電商和互聯網巨頭玩家不約而同謹慎起來,低調成為共識。選擇在此時低調測試,順豐能否再次攪動本不平靜的社區商業賽道,也引發行業期待。

值得一提的是,記者在“豐伙臺”所下訂單的物流信息顯示,國內承運人為韻達快遞,在與客服進一步確認后得知,目前“豐伙臺”上所售商品只有部分為順豐包郵。后續平臺商品是完全順豐包郵還是與通達系快遞“共同承運”,尚不得而知。

順豐搭“臺”:“小哥”成首批團長 社區自提暫未開放

在搜索并進入“豐伙臺”小程序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主頁面有清晰的“團長”選項以及定位后顯示的周圍“服務點”,一公里左右范圍內的數量已初具規模。在記者所處位置——北京市朝陽區某大廈內,則有兩名團長及兩個服務點。

隨即,記者在“豐伙臺”小程序下單,并在該小程序顯示位置見到一名團長。據該名團長介紹,其實際身份為一名順豐快遞員,大致一個月前,順豐要求旗下快遞員注冊成為“豐伙臺”的團長,但如何收發貨物以及相關具體操作其表示尚不知情。

此外,在與客服進行溝通后,記者所下訂單顯示已發貨,物流信息則顯示國內承運人為韻達快遞,記者在與客服進一步確認后得知,目前“豐伙臺”上所售商品只有部分為順豐包郵。而這似乎也是出于新業務前期試水所進行的成本考慮。


記者在“豐伙臺”所下訂單的物流信息顯示國內承運人為韻達快遞,在與客服進一步確認后得知,目前“豐伙臺”上所售商品只有部分為順豐包郵。

圖片來源:小程序及聊天記錄截圖

順豐、韻達2020年12月經營簡報顯示,順豐當月快遞服務單票收入為16.94元,韻達則為2.25元。至于后續“豐伙臺”商品是完全順豐包郵還是與通達系快遞“共同承運”,尚不得而知。

記者同時注意到,“豐伙臺”小程序內無法在“社區自提”模塊中進行下單,在咨詢客服后得知,其目前暫未開通社區自提功能,購買貨物只有“快遞到家”模式可選。這似乎也進一步印證了順豐的官方定位——“城鄉供應鏈綜合服務平臺”實際正處于內測階段。

即便順豐方面對“開展社區團購業務”此類的表述予以否認,但似乎在已然鮮明的定位之下,還是無法讓人不與2020年年底一眾巨頭高舉高打進場的社區團購產生聯想,而只是“豐伙臺”的命名就已頗具火藥味。

不只是“團長”定位的快遞員以及社區自提模式的呈現,在“豐伙臺”相關頁面的“供應商招募”中,除了對供應商資質、品類以及主要信息的填報外,“請問是否為其他平臺供貨/合作(多選)”這一選項被設置為第一個需要回答的問題,而選項則分別為興盛優選、橙心優選、美團優選、拼多多、京東、天貓/淘寶以及其他社區團購或電商平臺,幾乎涵蓋了現今社區團購市場上的主要“玩家”。


圖片來源:“豐伙臺”小程序截圖

只不過,今時不同往日,“二次爆火”的社區團購背后,其本質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低價搶占市場,主攻流量高地的做法已經讓第一波倒下的社區團購玩家們“吃足了苦頭”,伴隨監管鐵幕落下,更加沒人愿意重蹈“一地雞毛”的覆轍。

在前不久京東7億美元戰略投資興盛優選之時,京東集團首席戰略官廖建文指出,雙方共同目的旨在用技術和供應鏈能力賦能線下門店,尤其是不發達地區的線下門店,而非替代。而同樣不愿承認新業務是“社區團購”的拼多多的入局,強調的更多也是“農產品上行”這條路。

順豐定位“城鄉供應鏈綜合服務平臺”的“豐伙臺”亦是深諳此道。

零售之心不死:王衛再造順豐商業版圖?

股價、市值水漲船高,主營業務條線進展有條不紊,無論是大的企業戰略方向,還是在消費者心中的形象,市場之于順豐普遍“難掩溢美之詞”。只不過,借助在物流圈打下的深厚基礎,順豐多次將觸角伸向上游商流的步伐一直磕磕絆絆。這或許不僅成了順豐創始人王衛的“心病”,也讓順豐屢屢被冠之“沒有電商基因,順豐電商夢已碎”的標簽。

記者梳理發現,自2009年7月開始,順豐便試水電商業務推出“順豐E商圈”;2012年,“順豐優選”上線;2014年5月,順豐線下門店“嘿客”正式在全國啟動;2017年11月,順豐無人貨架“豐e足食”正式上線;2018年6月,順豐旗下豐趣海淘推出線跨境電商精選店;2018年8月“悄悄”上線社交零售平臺順豐小當家,銷售商品包括生鮮、休閑零食等品類,同時還開辟了自營商品專區欄目;2020年5月,順豐同城上線“豐食”小程序,專注于企業團餐,并表示,“豐食”并不是順豐同城的發展規劃,更說不上是順豐總部的發展戰略,絕對不是要叫板美團、餓了么。

對此,供應鏈管理專家、《數智物流》作者陳曉曦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與菜鳥、京東物流、蘇寧物流相比,順豐的弱項是其背后沒有穩定的商流靠山,從“嘿客”到順豐優選,再到今天的“豐伙臺”,順豐一直在努力搭建屬于自己的商流,從而與其物流服務形成互促互長的關系。

道理雖如此,現實卻骨感。

順豐在電商、零售領域似乎沒有激起多少浪花,甚至屢敗屢戰。此次“豐伙臺”本意并非卷入社區團購的戰場,或許也不只是順豐不想放棄社區團購業務,實質是向商業版圖構建完整的一次全力進擊。

對此,上海財經大學電商研究所研究員崔麗麗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無論是整體順豐電商戰略的野望,還是聚焦到“豐伙臺”的低調上線,都可以看成是順豐對現有較為成熟的物流供應鏈體系的商業價值,進一步挖掘所做的嘗試。“一方面可能是對現有物流供應鏈資源的‘物盡其用’,另一方面在原產地布局、甚至是向農業產業鏈布局和延伸,對于順豐的未來具有更大的想象空間。”她補充道。

陳曉曦則表示,供應鏈、冷鏈物流是物流業未來具備較大潛力的領域,“豐伙臺”一個平臺的出現與后續打造,可能是順豐完善這兩個版塊的重要戰略舉措之一。

陳曉曦進一步解釋道,“此外,生鮮供應鏈同樣在進行著‘短鏈’的變革,產地直采直供、‘最前一公里’到‘最后一公里’的全冷鏈建設、提升末端消費訂單密度三者缺一不可,現在各巨頭爭搶最為激烈的是最后一項,順豐的‘豐伙臺’目前加緊培育‘團長’,也是想在競爭已然激烈的電商、零售戰場盡快占有一席之地。”

值得一提的是,順豐供應鏈業務的增長速度不可謂不快。

順豐最新業績顯示,2020年12月,順豐供應鏈業務營業收入為8.68億元,同比增長50.69%。而就在1月19日,齊魯泉源供應鏈有限公司與順豐控股旗下豐農科技官宣達成合作,將攜手打造山東省首個順豐生鮮農產品供應鏈中心,計劃總投資23億元。進一步聚焦在生鮮供應鏈領域的布局建設。

對于順豐近期的一系列布局,崔麗麗認為,向上游商流發起進攻,除了需要在供應鏈方向上繼續深耕,順豐也需要更多地了解終端客戶需求以及不斷探索適合自己的電商邏輯。

“社區團購的業務邏輯與順豐現有業務似乎也有相悖的地方。眾所周知,社區團購瞄準的是價格敏感型顧客,而即便不斷下沉,順豐業務多數仍是商務或高端消費場景。雖然順豐小哥可以在遞送快件之時接觸到一些客戶,但其是否屬于社區團購的目標人群仍值得商榷。此外,社區團購的前端為大宗物流形態進入社區場景,似乎與順豐的小件速遞方式的進一步結合也是未來需要關注的。”崔麗麗補充道。

快遞公司密集入局? “小哥”能否逆襲“寶媽”?

或許快遞點與提貨點、快遞小哥與社區團購的團長有著天然相似的屬性,當社區團購玩家們在爭奪市場打得火熱時,快遞公司也想在這個熱鬧的風口中分一杯羹。

在順豐此次低調布局“豐伙臺”之前,已經有多家公司快遞公司圍繞社區商業進行探索。早在2019年,中通快遞集團旗下中通商業曾戰略投資社區團購平臺搜農坊,而在去年12月,中通宣布與來依份合作,共同探索社團新零售等業務。

菜鳥網絡總裁萬霖在2020全球智慧物流峰會上透露,將對菜鳥驛站進行升級,通過增加團購、洗衣、回收等服務,使其成為數字化的社區生活服務站。而在業內看來,這也意味著菜鳥驛站正式吹響了進軍本地生活服務行業的號角。

除此之外,申通快遞、圓通快遞、百世快遞此前也屢有快遞加盟點試水社區團購業務的消息傳出。圓通速遞曾在互動平臺上回應“業務是否受到社區團購沖擊”時稱,目前社區團購品類與電商平臺商品交叉程度相對較低,基本不會對現行電商快遞模式產生影響。

前有互聯網巨頭短兵相接,為什么快遞公司也要爭相扎堆社區團購/社區商業領域,這或許要從愈發激烈的市場競爭說起。

近幾年來,快遞公司仍然深陷價格戰泥潭,在市場份額的爭奪過程中,增量不增收成為多數頭部上市公司面臨的共同困境。就在剛剛發布的2020年12月快遞公司經營業績中,申通、韻達單票收入同比降幅超過25%,順豐快遞的單票價格也下跌超過10%。而從物流切入到商流,或許也是快遞公司尋求收入增長的渠道之一。

社區商業研究專家彭成京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從菜鳥驛站開始正式推出社區團購之后各快遞企業紛紛跟進,其實從一些實踐結果來看,這也是比較好的流量變現的方法。

在他看來,快遞站點本身就承接著社區居民取送包裹的流量中心,社區團購對此是個有益補充。不過他也坦言,在工業標品配送方面,快遞公司具有天然優勢,但在生鮮領域,他們還需要探索和驗證。

“終端方面,無論快遞小哥還是站長,從維護客戶時間精力上不如寶媽、夫妻店主、微商類,因此又可能回歸到用戶與工具打交道,缺乏溫度的團購上。”彭成京表示。

由此看來,快遞員、快遞站點能否逆襲已經成型的社區團購提貨點和團長,以及社區團購對于快遞公司來說是不是一門好生意,依然需要時間的檢驗。

“九不得”新規下 社區團購競爭格局將如何生變?

雖然快遞公司對于社區團購早有布局,但相比于此前或滴滴美團或興盛優選的高調爭奪市場和低價競爭,快遞公司的聲量都顯得不夠大。而如今當巨頭玩家在“九不得”新規下開始謹慎與低調時,順豐“豐伙臺”的低調出現還是在整個行業掀起了漣漪。

12月22日,市場監管總局聯合商務部組織召開規范社區團購秩序行政指導會,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美團、拼多多、滴滴6家互聯網平臺企業參加。會議要求互聯網平臺企業嚴格遵守社區團購新規,即“九不得”。“九不得”新規分別從商品價格、市場壟斷、限制競爭、大數據殺熟等9方面對社區團購做出限制。

雖然順豐對外尚未將“豐伙臺”定位為社區團購平臺,但是“豐伙臺”一定程度上也算是“九不得”新規發布后社區商業領域誕生的最新玩家。

有業內人士認為,在“九不得”新規發布后,社區團購競爭格局和玩法必將發生變化,而相比于此前巨頭的針尖對麥芒,當下或許也是新玩家入局甚至尋求彎道超車的最好機會。

對此,彭成京則認為,資本不喜歡競爭,只有壟斷才能使得利益最大化。國家出臺“九不得”自然會對已有的社區團購市場形成影響,但頭部企業的形成也是資本與市場結合的趨勢,這當中可能會出現一些明面上競爭、實際上背后資本相互合作的可能。

在他看來,社區團購是爭取家庭用戶前端流量的重要手段,任何巨頭及背后資本都不會輕易放棄。但是他也表示,巨頭做的是流量和數據,落地的服務他們彎腰很難受。社區的生意還是要落地服務去承接。

但是即便如此,在彭成京看來,市場留給快遞公司的機會可能不會太多。“競爭格局、變數不會很大,會有一些地方平臺,可能在大平臺扶持下成為區域頭部。前三的位置預計不會有快遞(企業)的影子。”彭成京表示。

截至1月20日收盤,順豐控股(002352.SZ)股價上漲2.72%,報收于93.99元/股,總市值為4282.60億元。

pk10牛牛棋牌游戏下载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快遞員 順豐 團長 社區團購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